忘羡大队长

随心

【忘羡】《遇桃》(03-04)

(01-02) (05-06)

03

当江澄终于和魏无羡碰上头时,他已经在一家客栈里躲了三四日了。白日里就偷偷溜上街四处探听情况,还要时刻提防着温家护卫的巡逻,简直苦不堪言。
只是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,不知来历的一位陌生男子,一步不离地跟在自己发小身边,而且对自己还一脸不友善,江澄不禁打了个寒颤,扯扯魏无羡的衣袖,将其拉到一处,压低嗓音问:“后面那谁啊?”
蓝湛转身淡定地坐下,眼神还是没放过江澄。
魏无羡回头望了蓝湛一眼,实在不知如何措辞,只得敷衍道:“总之一言难尽,他叫蓝湛,反正是来帮我们的。”
江澄不死心,本还要再追问,却被魏无羡岔开了话题。
“问你,这几天打听到什么了吗?”
“那你先告诉我,温晁他为什么要追杀你?”
“你记得上个月他来咱家提亲那次吗?”
“记得啊,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再说阿离姐早已有婚约在身,爹娘已经婉言谢绝了不是吗?”
“哼,想到他对阿离姐心怀不轨我就气不过,后来我抄小道堵他,把他闷头打了一顿解气来着。”
“这种事情你怎么能自作主张!”江澄听罢瞪大了眼睛,一脸不可思议,一拳捶上魏无羡。
“对不起,我也是……”
“居然不带上我?!如果是我就揍死他丫的,揍到他再也不敢踏进我江家的门!”江澄紧握拳头,张牙舞爪地对着空气用力挥了几下。
“可别,不然这次就不止我一个人被丢下悬崖了,那我怎么向你爹娘交代?”
蓝湛的脸色不经意地变了变。
“他四处扬言污蔑你对姐姐心怀鬼胎,所以他替天行道解决了你,爹娘现在已经被姓温的软禁起来了,我今早还听人说,后天温家办喜事,那温王八蛋一定是想逼婚!现在怎么办?抢亲吗?”
魏无羡伸出一根手指点点江澄的脑门儿:“我们人单力薄,靠抢的不行,得智取。”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魏无羡沉思了片刻,计上心来:“到时候听我安排行事,首先是第一步:夜闯温府。”


月黑风高,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,三个躲闪的身影徘徊于温府外。
江澄自告奋勇:“我先爬,你们俩给我望着风啊。”
待江澄好不容易翻过高高的围墙,招呼着他俩赶快爬进来时,蓝湛一手搂住魏无羡的腰,轻松地一蹬,便纵身跃上围墙,再一借力,悠然轻巧地落地。
“哇,蓝湛你好厉害!”魏无羡双手抱拳放在胸前崇拜道。
江澄拍拍衣袖上的尘土,在心底翻了几个白眼,心道正事要紧正事要紧。
果然像江澄所听的传闻那样,温府里的下人已经开始里里外外地布置办喜事的事宜了,也正因为如此,松懈的防守让三人很快就摸到了软禁江厌离的房间。
在屋外就能听见有女子的嘤嘤抽泣声,江澄急吼吼地想破门而入,蓝湛一把拦下他,摇了摇头,江澄不解,正欲发作,扭头看见魏无羡一手放在唇边示意嘘声,一手指指上方。


当三个人从房梁上跳下来时,江厌离吓了一跳,等看清来人,却哭得更凶了。
“你们怎么来了,阿羡,温晁说你死了我不信,你没事吧?”江厌离抹抹泪水,上下摸摸魏无羡确认他是否无恙。
“姐,你放心,我没事儿,我们是来救你的。”魏无羡忙柔声安慰道,继而对江澄嘱咐道:“好了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。我在城门口事先准备了一匹马,你带着阿离姐一路向金陵的方向走,等到温王八发现的时候肯定也早就来不及追了。”
“那你……”江澄一副犹豫不定的样子。
“江澄你别婆婆妈妈的,到金陵后就去找你娘的闺中密友金夫人,金家在当地也算是名门望族,他温家势力再大也不能在别人的地盘生事。到了后让金家派人来领江叔叔和你娘,温家老儿不敢不卖这个面子。记住我说的话,快走!”
江厌离紧握住他的袖子,仍是泪花盈盈:“阿羡,你一定要小心啊。”

魏无羡轻轻拍了几下她的肩膀让她安心:“放心吧,姐,我还要留着这条小命亲眼看你出嫁呢。”

江澄一步三回头,总算是带着江厌离走远了。魏无羡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稍稍安下心,又转向将视线落在蓝湛身上。
蓝湛似是误会了他的意思,抢先开口:“我不走,我要陪你。”

魏无羡简直哭笑不得,默默叹气:哎,这一个两个三个的,全得靠哄。
“好好好,不让你走。温晁不能不收拾,所以蓝湛,牺牲一下吧。


04

“来来来,穿上我看看。”
魏无羡把床头折叠整齐的喜红嫁衣塞进蓝湛怀里,催促着蓝湛试穿,可怎么听都觉得语气里有着满满的期待和调戏意味。
蓝湛先是一愣,看着手里突如其来的“新装”,再抬头看看魏无羡,眨巴眨巴眼,不解。
魏无羡解释:“大喜那天,你只要穿上喜服假扮新娘,骗过温王八喝酒就好,其余的交给我。”
“……”蓝湛面露不忍。
“好蓝湛~湛哥哥~你就牺牲一次吧,事成以后,想要什么好处统统满足你。”魏无羡双手挽住蓝湛的胳膊,撒娇般地摇晃,说完还给抛了个媚眼。
这下蓝湛站不住了,鬼迷心窍地点头应下。
“你去换吧,我绝不偷看。”
话虽如此,可魏无羡的这双眼哪能受自己使唤。蓝湛已经脱下了自己的内袍,映入眼帘的正是他修长的双腿,宽厚的背脊,一道道可怖的伤痕清晰夺目,破坏了这一副完美的男性躯体,魏无羡暗暗可惜。虽疑惑于这伤的来由,可眼下也只得暂且把心中的疑问压下,反正以后再问也不迟。


非常“光明正大”地看完美人更衣,魏无羡适时地转回头,装模作样地问:“换好了吗?”
“好了。”
蓝湛本就肤白胜雪,脸蛋更是清雅俊逸,一袭红衣不同平日的仙气尘尘,眉眼顾盼间别有一股风流艳丽之姿,丝丝绯红晕染上眼角,让人看得不禁生出欺凌之意。
“好看,好看,真真好看,小娘子当可嫁了!”魏无羡啧啧称道。
话没说完,接二连三的桃花已经慢悠悠落下,魏无羡弯下腰捡起一朵,手抚上蓝湛的耳畔,将他垂落的一缕发丝绕到耳后,然后将捡起的桃花别在了蓝湛发间。
蓝湛抬眸朝他手的方向看去,烛光盈盈,照进眼中是一片光亮,魏无羡感觉自己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,他猛然收回手,遮遮掩掩道:“呃……那什么,突然感觉有点渴,蓝湛你喝不喝水?”
蓝湛闻言从魏无羡手里接过水杯,下一秒却朝自己头顶浇去,结结实实地倾杯倒下,水滴沿着脸庞、睫毛直往下淌。
魏无羡大惊,忙用自己的衣袖给他擦拭:“你在做什么?!”
“喝水啊。”他倒是满脸无辜和真诚。
“你现在是人形状态,咱就不用浇水模式了好吗,像我这样喝就好,记住了吗。”然后给蓝湛演示了一遍喝水的正确姿势。
“嗯。”
“那成,那早点休息吧。你睡床,我在地上凑活一夜就得了。”说着魏无羡刚要转身。
却不成想蓝湛熟门熟路地抄起魏无羡的腰,将其横抱到床上,自己躺到床的外侧,给魏无羡盖上被子,然后以毋庸置疑的口吻道:“一起睡。”
“蓝……蓝湛?我说,这样不……不合适吧?”
“睡觉。”说完不由分说地闭上眼睛。
魏无羡盯着眼前美人的睡颜,认命般任由蓝湛抱在怀里,不再折腾了,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


次日晚。
灯影摇晃的喜房,被灌得犹如烂泥的温晁跌跌撞撞地推门而入,朦朦胧胧间看见自己的“新娘子”,他打了个饱嗝,嘿嘿笑着往床边走去。
“小娘子,相公来了嘿嘿嘿嘿嘿嘿。”说着就要去掀那大红盖头,“新娘子”站起身避开,没让他得逞。
温晁只当是江厌离还不愿嫁给自己,上前便捉住了“新娘子”的双手,蓝湛挣脱出一只迅速抄起桌上事先准备好的酒杯递上前向温晁示意。
“来……来喝交杯酒吗?嘿嘿,我喜欢。”温晁喜滋滋地接过酒杯,环过“新娘子”的手臂,一饮而尽。蓝湛想起昨日里魏无羡的话,也学着倒头喝下,咂摸着酒味儿。
药下得很猛,不消片刻,温晁就感觉到视线模糊、头重脚轻,可整个人还晃晃悠悠地朝“新娘子”的方向扑去,蓝湛警觉地侧身躲避,让温晁扑了个空,径直摔向地面,“扑通”一声,彻底昏了过去。
魏无羡看着计划实施顺利,赶忙从房梁上跳下来,其实他早就忍不住想跳下来了,我的树也岂是你能染指的!魏无羡踢了踢昏在地上温晁几脚以此解气。
蓝湛掀下盖头,问:“如何处置?”
“哼,让我来先扒了这厮的衣服!”魏无羡说着就要上前动手,却被蓝湛拦下了。
走近温晁,蓝湛伸出两根手指,来回轻轻一挥,下一秒温晁的内外衣就刺啦一声齐齐炸裂开来,只舍得给他剩条内裤遮羞。
魏无羡环顾了一下四周,找来一条三指粗的麻绳,将还在昏迷中的温晁五花大绑地捆了个结实,然后高高吊在喜房的房檐上。


做完这一切,魏无羡拍拍手,想到明天温王八被人发现的场景,就觉得很是开心。
视线突然被蓝湛挡住,蓝湛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裳,面无表情,看着跟寻常并无有异,甚至更加一本正经。

魏无羡歪头看他,蓝湛皱起眉头,双手捧住魏无羡的头,又给轻轻掰正回去,魏无羡不听话地朝另一侧歪去,蓝湛又重复了一次之前的动作,而且干脆捧着他的脸不放手了。
魏无羡这算是明白过来了,“不想我看见他?”
“嗯。”
接着又牵起魏无羡的双手在自己的衣服上用力蹭了几下,想了想,不甘心地又蹭了几下。
魏无羡任他胡闹,心道:难不成我绑了一下温王八他也这么在意?
像是证实他心中所想般,蓝湛又补了一句:“不准碰其他人。”

“看不出来你怎么这么霸道呀。”

“不准碰。”蓝湛再次重复。
魏无羡不禁失笑,“好好好,只看着你,只碰你,好了吧?满意了吧?”
“嗯。”得到了承诺,蓝湛很是满足,自我肯定地点点头。
接着突如其来地,魏无羡被一把拉入怀里,隔着薄薄的衣衫,沉重的心跳在他的耳边响起,回声有力地敲打着他的耳膜。如此近的距离,魏无羡嗅到了蓝湛身上的淡淡酒香,伴着桃木的特有气息。

魏无羡意识到,蓝湛……这是醉了?

TBC

评论(28)
热度(209)
©忘羡大队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