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羡大队长

随心

【忘羡】《遇桃》(01-02)

新坑!千年桃树精汪叽和羡羡的奇幻爱情故事(。

(03-04)

01

草长莺飞,杏雨梨云,春光潋滟。

“想不到这棵枯树在你院里能长得这么繁盛。”江澄有些惊讶。
魏无羡嘿嘿笑:“那是,你也不看看我每日花了多少精力照顾它,到时候结果了请你吃桃子啊。”
“哼,谁稀罕!”
春风几度,终于尽扫初春的阴冷,魏无羡屋前的这株桃树也舒舒然抽了新芽新叶, 想必再过几日,也要发花苞开花了。
如今倒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派相,一点也想不到当初是一株濒死的枯树。其本是在隔壁人家庭院中栽种,魏无羡记得小时候,自己总是趁着虞夫人不注意时,偷着翻过围墙爬上那桃树。树荫温柔地庇护下,经常一呆就是一下午,还能顺走几个鲜亮多汁的大桃子。当然,被邻居屡屡告状后自然也是受了好几顿责罚。
那户邻居搬走后,桃树无人照料,渐渐生出颓靡之气,魏无羡便主动将其移到自己院落中并悉心照顾。头两年,无论怎样呵护,这树都一直病怏怏的样子,江澄多次劝魏无羡别再做无用功了,后者却每次都回道:“让我再试试吧。”

彼时的他蹲在地上仔仔细细地除虫拔草,连头都不抬一下。

如今三载春秋已过,这枯木也可算是活过来了。
魏无羡走进那株桃树的林荫下,手指摩挲着树干上陈旧的条条伤痕,颇有些孩子长大了的欣慰和成就感。那树也像是在回应他般,悠然飘下几片新叶,掉落在魏无羡的发梢、肩头甚至脖颈间。


突然,前门依稀传来打斗的声响,一个小厮着急忙慌地摔进来。
“大少爷不好啦,那温家的霸王带着人来找麻烦了,现老爷夫人也不在府中,这可如何是好啊?”
“他们是冲着我来的,不要硬来,跑吧!”魏无羡来不及沉思,当即拽住江澄从后门溜了。
魏无羡跟江澄跌跌撞撞地逃进热闹的集市,江澄喘着粗气问:“你到底干什么惹着温家那位霸王了?!”
“这个说来话长,先甩开他们!”
眼看着身后的温家家丁越追越近,魏无羡知道他们的目标其实是自己,情急之下捉住江澄的手腕嘱咐:“分头跑,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回头!”说完不等江澄反应便狠狠推了他一把,然后决然地朝相反的方向跑去,被撞倒了的行人和被撞翻摊子的小贩只连连骂娘。

魏无羡一路跑,直到被逼赶到一个退无可退的山崖边上才意识到中了圈套。一时间天旋地转,他被几个大汉架起,纵是他平日里拳脚功夫还算上乘,但是一个少年又怎可能挣脱得了身高马大的壮汉?
温晁狂妄又自大的笑道:“魏无羡,你平日里不是很威风吗?”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温晁油腻腻的脸凑近魏无羡,“你说呢?我已经派人看过了,这山下面可不少毒蛇,到时候就算你摔不死,也得被一群毒蛇给活活咬死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魏无羡直直瞪着温兆,默默捏紧了拳头,额上沁出一层细细的薄汗,太阳穴因为紧张而突突地跳着。

他忍下心底的恐惧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颤抖,“我死了的话你以为你逃得了干系吗?一旦牵扯出来,以命抵命,你当真不怕吗?”
“我怕什么?来人给我把他丢下去!”
四个大汉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齐齐放了手。

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
此时远处的家丁连滚带爬地赶来“公子,公子!”
温晁正得意于解决了一个眼中钉,心不在焉地问了句:“吵吵嚷嚷的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
“闹鬼……闹鬼啦,江府的树自己长……长长长……长腿跑了!”
温晁蹙起眉头,呵斥:“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?!”
“真……真真的,公子随我去看看便知。”
“你们,去山下给我找找魏无羡的尸首,一定要确保这小子真没命了再回来。”交代完,温晁大摇大摆地跟着家丁走远。


失重的感觉并不好受,魏无羡在下坠的瞬间眼前浮现种种:面目狰狞的温晁,下落不明的江澄, 笑容温柔的江叔叔,镇上卖烧饼的大爷……还有……还有一株静静矗立的桃树,不知道自己死后,又有谁有那个闲心能照料好它。
意识消失的最后时刻,他恍惚感受到一根根纵横交错的枝条将自己温柔地紧紧缠绕住,夹杂着股新雨春泥的清香,传递出巨大的安心感。
有陌生的声音唤道:“魏婴,魏婴。”


02

“确认过了?”
“少爷……已经在山下搜寻三天了,没有任何发现,应该已经被蛇吞得尸骨无存了。”
温晁摩挲着下巴:“很好,派人去把江枫眠一家请回来吧,记得对我未来的老丈人客气一点,快去吧。”

家丁颤悠悠地问:“江家那个凭空消失的桃树可太蹊跷了,公子要不要再派人查一查?”
“不就一棵树吗,搞不好是被哪个人挖回家了,你们尽自己吓唬自己!吩咐府上都准备起来迎接少夫人了!”温晁一心沉溺于将娶媳妇儿的喜悦中,无暇顾及其他事情。
“是是是,公子说得对,是老奴多虑了……”家丁只得附和自家主子。


魏无羡感觉眼前一片漆黑,不知自己身在何处,却突然有双大手用力推了一下他的肩膀,熟悉的失重感再次袭来。
“不!不要!”
伸出双手挣扎了几下他猛然惊醒才意识到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境,他艰难地睁开眼睛,努力去适应刺眼的光线。魏无羡甩甩晕晕沉沉的脑袋,自我检查了一遍,除了腿上有几处被岩石划伤的小伤口外,并无其他大碍。魏无羡尝试着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,木门却吱呀一声被推开了。
走进来的是一个白衣翩翩地颀长背影,看不清他的面容,但却感觉得到对方并不是什么恶人。
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白衣人听见他的动静,转过身向床边走来。这下可瞧清楚了,不仅不是什么凶恶之人,还是个清雅俊逸的美男子。虽身着素衣白裳,却难掩周身的仙气。面容棱角分明,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,瞳色清浅,给人淡淡的疏离感,可手上的扶起自己的动作却是尽显温柔。

不行,不能沉溺美色!
“兄台,救命之恩日后再报,我还有要事要办,后会有期!”说着魏无羡起身就要走。
白衣人一把握住他的手腕,拦下他:“你还负伤在身。”
“区区小伤算得了什么。”
面前人臂力出奇的大,几个来回两人相持不下,魏无羡有些恼

“魏婴!”

魏无羡摸不着头脑,“谁,魏婴是谁?”

蓝湛一怔,答非所问:“我是你院里那株桃树,你……你要吃桃子吗?”说着跟变戏法儿一样摸出个桃儿来。

“……”
“什么?!”魏无羡觉得一时脑袋有些转不过弯,怀疑自己摔得太惨把耳朵给摔出问题来了。
“我叫蓝湛,本是棵桃树,修行千年才得以化作人形。”
“所以我那时摔下山崖,是你救的我?”
“嗯。”

魏无羡还是有点懵,“我记得当时你喊的是魏婴?”

“你跟我一位故人有几分相似,不自觉就……失礼。”

“这样啊,无妨无妨,那还真是挺有缘的。”魏无羡不在意地挥手,“大丈夫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记好了,我叫魏无羡。”

“嗯,记住了。”

蓝湛看着他意气张扬到极致的样子,千年前的记忆一瞬间纷至沓来,仿若清晰在目。

“下次再来找你喝酒,记好了,我叫魏婴。”

蓝湛从没忘记那双眼睛。


魏无羡围着蓝湛左左右右,上上下下地打量,“我听戏文里的桃树精都是羞羞答答的女子,为了爱慕的书生什么的才在人前现形的啊,怎么到了我这儿却成了个俏公子儿?说好的才子佳人凄美的爱情故事呢?”
话音刚落,魏无羡脚边飘落了一朵泛着粉的桃花,然后又飘了一朵,轻轻柔柔地砸在地上、鞋面上。
“哟,都羞到开花啦,别羞啊,毕竟我养出来的树,是男是女自然都一样是美人儿。”
既然是江家的桃树,那也算是自己树了,魏无羡稍稍安下心。他不在意地拍了拍蓝湛的胸口,后者一惊,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害羞,退了两步背过身去。魏无羡也不在意他的反应,求道:“蓝哥哥?湛爷爷?总之,你行行好,让我走吧,我真的不能再耽搁了。”
蓝湛又恢复了冷静,回答:“你走不了的。”
魏无羡趁他放松了禁锢,眼疾手快地打开木门,等到魏无羡真正看清眼前的场景,他才明白蓝湛不是在骗他。


他们所处的木屋正居深山中,竹林环绕,流水潺潺,倒颇有世外桃源之感,当然,前提是如果没有这满地的毒蛇外。那一条条花纹炫目的草色蛇,扎堆一样盘绕在门前的树上,石阶上,甚至木屋的门窗上,红色的眼睛虎视眈眈地望着他,目露凶光,连连亮出锋利的毒牙。
“竹叶青,有剧毒,已经守在这里一天一夜了。”蓝湛解释道。
“……那你怎么出得去的?”
“我是桃树,不一样,哪有蛇会吃木头的。”
魏无羡不傻,这一脚踏出去这条捡回来的小命肯定得一命呜呼啊,可是如今江澄还下落不明,温晁那边又不知道会对江家怎样,不能拖了。
在魏无羡不断踌躇间,蓝湛开口:“我带你出去也未尝不可……”
“如何?”
“……我抱着你出去,他们不敢近我的身。”
“行啊,你想怎么抱就怎么抱,只要能让我尽快离开这鬼地方。”魏无羡心道这么占便宜的事情何乐不为呢!
于是蓝湛一手环上他的背,微微附身,另一手去抄他的膝弯。一抄便抄了起来,把魏无羡整个人都悬空抱在了手臂中。
魏无羡结巴着问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样抱?”
蓝湛以一种难掩的明朗表情掷地有声地应道:“嗯。”
这隐隐的期待和害羞是怎么回事儿?这到底是谁在占谁便宜啊?!

TBC

评论(19)
热度(257)
  1. 淡🍁语-苗忘羡大队长 转载了此文字
©忘羡大队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