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羡大队长

随心

【忘羡】羡羡我跟你说你这样是会被「哔——」的(一)

在渣浪上看见关于撩男朋友的微博而来的灵感。
私设现代PARO ,努力写得甜一点W不甜你也不能打我T^T

魏无羡,年23,大学在读生,人缘极好,自大一进校后因不断违纪,每日被蓝辅导员单独谈话,后来俩人不知怎么就勾搭到一起去了,只有挚友江澄和学弟温宁知情。

蓝湛,年27,留校研究生兼辅导员,格外受蓝启仁教授欣赏,有独立办公室,日常冰山脸,有无数件一样的白衬衫,和魏无羡现正处于同居关系。

(1)

炽热的阳光投进教室,角落里,一件身着简单黑色T的男生正趴在桌上闷头大睡。

“魏无羡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魏无羡来了吗?”做为学习委员的温情正在点名。

黑衣男生被惊扰了酣梦,脑袋不舒服地动了动,右手有气无力地举过头顶。

“到……”

“你昨晚做什么贼去了?困成这样!”江澄边咬着自家姐姐亲自给做的早饭边问道。

“别提了别提了。让我接着再睡会儿,待会儿是蓝教授那老古板的课,帮我盯着点儿啊。”

令魏无羡一直想不明白的是:明明每天晚上更出力气是他蓝湛,可是为什么白天睡不醒的却只有自己呢,这真是太不公平了!

魏无羡揉揉眼睛想继续与周公相会,突然有个黑影压过来,转头发现温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面,欲语还休的样子。

“温宁,你来我们教室干什么?”

“魏……魏学长,我们班女生托我给你样东西。”

“哈?难不成是哪个学妹暗恋我?给我送的情书?那我可不能收,我对我家蓝二哥哥可是一心一意!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她们一再嘱咐我要你亲自拆开,快上课了,我先回去了啊学长。”

温宁乖巧地退出教室带上门后走了,魏无羡三下五除二,把那“情书”花哨的包装纸撕了,不是意料中的“我喜欢你好久了”,竟是本书,翻看了几页,魏无羡的笑意更深。

在魏无羡昏天黑地地睡过上午的课后,他终于有了把眼睛睁开的精神,下课铃刚响过,他便用余光瞥教室后门,果不其然,一个颀长高挑的身影正倚在长廊的扶手处,侧脸俊挺又温柔,一身白衬衫在阳光下简直明亮的耀眼,黑框眼镜也是魏无羡去年给挑的生日礼物。其实蓝湛视力并不差,只是不带眼镜的话显年轻不少,担心压不住学生。当然,即使带着也管不住魏无羡。

魏无羡上扬起嘴角,把书本揣上,兴冲冲地奔向门外。

突然被几本沉甸甸的教科书砸了个满怀,蓝湛一点儿也不在意,伸手抚了抚魏无羡经过一个上午的沉睡而翘起的碎发,柔声问道:

“中午想吃什么?”

“嗯……去食堂喝粥吧!”

“?”蓝湛眉间微蹙,露出不解的表情。

“我……我那里还有点痛,今儿个不吃辣。等我好了再狠狠敲你一顿竹杠。”

“好。”

(2)

最终,俩人去食堂买了碗粥去了蓝湛的单独办公室,本来还在一边喝粥一边听魏无羡抱怨哪个叫他挂科的教授,魏无羡突然停下了,略带玩味地盯着蓝湛。

“蓝二哥哥,这粥太寡淡了,你看看,都没几粒米,真难喝,你来帮我中和中和呗。”

“如何中和?”

等到蓝湛反应过来的时候,魏无羡已经整个人都坐进了自己的怀里,时而将唇轻轻刮蹭着蓝湛的唇瓣,时而又咬一咬他洁白的耳垂。手里也不老实,摸着摸着便开始解蓝湛的衬衣扣,解到胸口的位置却又停下继而系上,如此重复了多次。蓝湛也不动,由着他自己玩,魏无羡见撩不起他,悻悻地嘀咕:

“不应该啊,书上就是这么教的啊!”

此时,蓝湛的手机响了起来,来电显示“蓝教授”。蓝湛摁下接听键正准备回复蓝启仁时,魏无羡知道蓝湛下午要去给一年级监考,故意坏心思地吻了上去。

跟之前不同的是,这次不再是若有似无的轻蹭,魏无羡的舌头缠上蓝湛,毫无章法地肆意夺取着他的呼吸,让他接着电话却发不出一个字,电话那头传来蓝教授不明所以的“喂?喂?”声,魏无羡心里得意地不行。

蓝湛将手机反手甩到两米开外的沙发上,继而视线热切地转向魏无羡,重新掌握了主权,配合着魏无羡加深了这个唇齿缠绵的深吻。直到魏无羡的脸都涨得红通通的,蓝湛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。

重新拿起手机,蓝湛得体地说道:

“教授,魏无羡同学身体不适,我带他去医院了,下午的监考还烦您亲自去一趟,教授再见。”

蓝湛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一段子虚乌有的话,全程行云流水,魏无羡看得简直想拍手称赞。

“哎呀哎呀,蓝二哥哥你可是辅导员啊,辅导员都敢欺上瞒下了,以后可怎么管教学生哪。”

“没关系,先来给你中和吧。”

说罢蓝湛取下眼镜,欺身把魏无羡压上办公桌。魏无羡还有点理智,被亲得七荤八素之际还惦记着办公室的门。

“进门时就已经反锁上了。”


看来某人明天也只能喝粥了呀。

魏无羡不知道的是,在他把一摞书摔给蓝湛时,那本大写的《论撩蓝朋友的一百种方式》早就出卖了他。

评论(2)
热度(433)
©忘羡大队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