忘羡大队长

随心

【忘羡】《又人间》(全文)

闪现!

想不想我呀 【捧脸

这篇是合志稿,不授权 


最后有一丢丢走外链


《又人间》

 

魏无羡是被人声吵醒的。

他睡得正酣,感觉有人一边毫不客气地扳住他的肩膀摇晃,一边在他耳畔喊:“魏无羡,醒醒,起来练剑了。”

魏无羡挣扎着惺忪睡眼,没看清是谁,却辨别出了这声音的主人并不是蓝湛,而是江澄。

准确来说,是少年的江澄,脆生生的嗓音,冲他说话时总带着三分嫌弃,魏无羡是不会认错的。

魏无羡迷迷糊糊咕哝一声:“我睡懵了吗.....”

这个声音竟又回他:“我看你确实是睡懵了,再不醒,你可又得挨我娘的鞭子了!”

魏无羡睁开眼睛,朦朦胧胧见得上方似...

【凌追】《少年谣》

随便看看❤️

《少年谣》

春光潋滟,一派勃勃生机,连云深不知处都淡了几分清冷,处处透着些春回大地的娇嫩气息,而此刻却不太合时宜地传来了刀剑相击之声。

蓝家剑法剑风凌厉果决,招式行云流水,耍起来甚是好看,当然重点还是舞剑之人好看。

过招的两人皆是少年,一位眉目含笑温润如玉,另一位眼梢飞扬,机灵伶俐,他们额上都配有一云卷抹额,长长的飘带随着少年们潇洒的动作仿若蝶翼般上下翻飞,有暖阳洒在他们年轻俊朗的面庞上。

蓝景仪虽然平日时不时会偷些懒,但人还是极聪明的,剑术不见得落于蓝思追,二人你来我往,见招拆招,比得是胜负难分。

“怎么样思追,我最近进步不少吧?”景仪正得意,却不成想下一刻蓝思追剑锋一转,用了一招他陌生的...

【花怜】全幼儿园最喜欢谢怜老师

写的是麻雀酥太太的

01

今天的天官幼儿园也很热闹。

午睡时间刚刚结束,谢怜小憩了片刻,又开始了下午的工作。

权一真刚醒,睡眼朦胧的,一头凌乱的小卷毛被睡得更乱了,谢怜:“一真,快去洗把脸。”

权一真听了,愣愣地地点了下头,起身往厕所走。

谢怜突然感到背上多了一个重物,而且那东西还在他的耳边大呼小叫:“表哥!表哥!我要听故事,你给我讲故事!”

谢怜恨不得揍这个没轻没重的臭小子一顿,但还是按耐下来,安抚道:“戚容,你先下来,我就给你讲。”

只听得“扑通”一声,传来什么重重摔在地上,定睛一看,原来是权一真,别人是“在哪里跌倒,就在哪里爬起”,权一真他是“在哪里跌倒,就在哪里睡去”,摔得挺重的,他也没有哭,只觉...

【忘羡】《逢仙》(番外)

《鹿见》

昨日山中落了一夜的雪。

熹微之时,落雪才终于渐停,此刻整座山都已经被数寸厚度的大雪覆盖了,天地间银装素裹,一片苍茫。

山间寂静无声,一旦有任何轻微的动静便清晰非常。有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传来,是积雪被踏足的声响,一串异于常人大小的脚印伴着一路星星点点的鲜红血迹,往山林更深处延去。

这只小鹿已经在山林里走了半夜了,它甚至觉得自己伤口处的血已经凝固到冰凉了,不知道哪里才是安全地方,所以它只能一刻不停地往前走,不知不觉间天光乍亮,周遭尽是一片茫茫白雪,在隆冬的日头下刺痛了双眼。

单薄的树桠没承受住一树大雪,就这样直接砸在了小鹿的头上、身上,受伤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疲倦的身体,就势倒在了绵软白雪中,就这样...

【忘羡】《情长》(五)

总之就是超——级平淡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走起了温情路线

“忘机,你们现在可是高三了……”蓝曦臣摩挲着手里的茶杯,还在斟酌如何委婉精准地表达自己意思。

蓝忘机笔直地站在办公桌前,十七岁的年纪,身量已经快够得上蓝曦臣了,他一脸波澜不惊,“蓝老师,我有分寸的。”

出办公室前,蓝忘机又说:“别让他为难,哥哥。”

蓝曦臣捧着茶杯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,短短两句话,就能让自己不论作为哪种身份都无言以对了,真不愧是他弟弟。

不过这爱护之心的确是像他蓝家人的作风,再者蓝忘机一向是稳妥的孩子,其实蓝曦臣也没有太过操心,这么想着,他又乐呵呵地喝了口茶。

兵荒马乱的高三,每个准考生年轻的脸上,蓬勃之下不免覆上了一层名为压力的阴影。他...

【忘羡】《闲岁》

赶个末班

流水账

七夕快乐

看完记得告诉我“甜吗?”(羡羡脸


《闲岁》


“不可,我不同意!”


开玩笑,想乞巧节带着所有子弟下山,这魏婴真是想一出是一出,蓝启仁心觉头痛。


他将手中茶盏重重一落,敛了敛即将发作的神色,转而去问他的得意弟子,心道只要蓝湛顺着他说句不可,那魏婴肯定便不会再闹了。


“忘机,关于魏婴的提议......你可有什么想说的?”


魏无羡余光看向他身边的蓝忘机,出其不意地眨了两下,一脸写满了“狡黠”二字的小表情。


其意味自然不言而喻,蓝忘机心领神会之余又颇为心虚,只得低头...

【忘羡】《久别》(全文)

除除草,最长的单篇,没有之一

这篇禁二传

01

“蓝湛先生吗?这里有一份您的快件需要您签收一下。”
“好的,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02

半人不到大小的一个纸箱,此刻正静静躺在蓝湛家里客厅的正中央,而他已经盯着这个箱子看了足足半个小时。
快件没有寄件人的信息。
蓝湛没有深交之人,他猜不到这箱子的原主人是谁,犹豫再三后,蓝湛还是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箱子。他的动作很轻,也幸亏他的动作轻柔,因为箱子里窝着的,是一个约四五岁大的小男孩。
孩子闭着眼正在睡觉,长长的乌黑睫毛随着沉稳的呼吸颤动,不知道路上是不是被闷着了,脸颊上透出一层红扑扑的颜色来。
蓝湛把人抱出来轻轻放在沙发上,还不忘给他盖上毛毯,之后才发...

【忘羡】《情长》(四)

应该是甜的
大家520快乐

提到十六、七岁的男孩子,花一般的年纪。

一般人总会想到盛夏烈日里吹着口哨投下一个完美的三分,然后咕噜噜大口喝下一瓶矿泉水,汗顺着下颚流淌,直到被咻地一下吸进棉质白衬衫的衣领里。

年轻的身体在每天的吵闹中无声地拔节、成长,纤细的骨骼裹着略单薄的肌肉,是一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奇妙阶段。

魏无羡和江澄正处于这样正当好的年纪,当然,他们也同千万同龄人一般,不自知魅力反倒是一心盼着早早长大成熟才好。

当微博上无数粉丝感慨着“一眨眼羡羡和澄澄都快十八了,想我当年刚认识他们的时候还是两个小豆丁呢,老阿姨我先哭为敬了”的时候,这俩小子正比身高比得不可开交。

“你耍赖,你鞋里肯定垫鞋垫了!”

“不...

【忘羡】《花期》

我流不知道是什么的一发完,剖白一下蓝二哥哥,有私设…
其实是被自己毙了的稿【】

01 

蓝忘机觉得自己从不是惜花之人。

花虽美,但极盛的时日不过短短几天,在开过不久后,一树繁花空余光秃秃的枝头,徒留赏花之人的唏嘘伴着一地泛了黄的花瓣,一起碾进尘土里。 

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。

02 

他们的娘亲逝世在一个初冬。 

小小的蓝忘机一抬头就能看见被树枝分割的破碎天空。 

其实蓝忘机对娘亲的印象并不大深刻,若真要形容起来,也只能隐约记得,那是个面容清淡,性情平和的女子,会把自己和兄长一左一右揽进怀里,亲昵地同他们讲话,会再每一年里给他...

【忘羡】《情长》(三)

明星羡设定。

六月,气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着。

温情合上上一季的数据表:“总体来说没有太大起伏,不过也不是你们的问题,这半年来主要都在训练,没什么曝光和通告。”然后她话锋一转:“只是你们也高二了,要为以后做打算了,最近公司新拟了一个企划,趁着毕业季打算为你们量身定做一首单曲,主题是‘青春和别离’,你们回去琢磨琢磨。”

魏无羡和江澄并肩站着,眨巴眨巴眼,极有负担感地点了点头。

温情微微侧身,又对着魏无羡说:“阿羡,我个人是希望这首歌是由你创作的,不,准确地说,是由你们,你们都是非常有才华的孩子,固有的培养模式并不完全适合你们,我只能尽我所能来争取一点自由的空间,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自从进公司起来,魏...

©忘羡大队长 | Powered by LOFTER